听中国教育的问题在哪里?

时间:2019-03-25 05:53:27 来源:崇信新闻网 作者:匿名
  

近日,由中国科学院计算机网络信息中心,中国科学院科学传播局和中国科学博览会联合主办的“自我格格会谈论坛”教育,邀请了教师,学者,艺术家和企业家参加一起讨论《中国教育的问题在哪儿》。

这些发言者的独特观点可能会给父母带来灵感和深刻的思考。

父亲应该是“主人”,母亲应该是“校长”。

■黄伟军

(国家发展教育研究组副组长)

什么是家庭教育?我说家庭教育就像一朵玫瑰。你为什么这么说?因为当你看到玫瑰,你会想到美丽,玫瑰不会说话,但它呈现出一种美。这是家庭教育。

??

我记得鲁迅先生写了一篇名为《论天才与土壤》的文章,那么教育的土壤应该是什么样的呢?鱼在水中长大,家庭中的水很好养,鱼可以很好地养大;树在根部长大,但很少有人注意根,因为根是沉默的;心灵是每个人生命的根源,也是家庭教育的起点。

??

我站在这个起点谈论家庭教育。虽然很多学校都建立了家长学校,但家庭教育无处不在,但现在所谓的家庭教育只不过是父母帮助学校完成孩子的学习任务。事实上,这不是真正的家庭教育。

??

家庭教育和学校教育有什么区别?什么是家庭教育?我们称学校的老师为园丁。园丁的主要工作是修剪花草树木。然后家庭教育负责土壤和根源。

??

我们经常说家庭是一个人长大的第一所学校。学校里有校长和班主任。谁是我们家庭学校的校长?在中国有句老话说“父亲不教父亲”,所以在家庭学校,“校长”是父亲,“班主任”应该是母亲。

??

有人说,一个伟大的母亲可以富裕的家庭,几代人,什么是富人?母亲一言不发,这个词是教育的灵魂——--德国。父亲也必须说一句话,这个词就是“道”,父亲更重要的是把孩子带到道。这条路不是道路。方向和道路结合起来被称为“道”,所以父亲正在引导道路。这是父母和父母在其一生中必须理解的两个词。??

还有两个词需要记住。父亲想给母亲一个字,因为“校长”必须照顾“班主任”,所以这个词就是“一个”,这样母亲就可以安全无虞。母亲也必须给她的父亲一个字,这个词是“喜”,以幸福的方式滋养孩子。我们并不缺乏天才,但我们缺乏实现天才的土壤,因此母亲用“喜”字回应父亲,利用这种快乐和快乐来滋养孩子的天赋,滋养孩子的天然非凡。

??

父亲和母亲就像两盏灯。母亲是在家里点燃的灯。它的光线要柔软,美丽,温暖。父亲是孩子出路的路灯,照亮了远方。这是家庭教育的精髓。

教育也有最基本的“三原色”

■李兰珍

(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第二小学副校长)

我认为教育是做一件好事。—— - 教育人,让孩子成为独立的人,独立自立,有自己的想法,并有自己的意见。在这个“人”这个词的一瞥是一个高尚的品格,同时也是可持续学习的能力。只有当两者相互作用时,孩子才能自由呼吸并自然生长。

??

我们都知道红色,黄色和蓝色是基本的三原色。这三种基色可以带出丰富的色彩。在教育方面,最基本的“三原色”应该是:健康的身心,自学能力,良好的生活习惯。

??

我们学校有个孩子叫焦汉林。他喜欢捕捉虫子,捡石头,回家把这些“婴儿”带回家。但在他母亲的眼里,他所有的嫉妒都是一件破碎的事,就是他在玩耍,所以当他不注意时,他的母亲已经清理了他所舔过的所有贝壳。

??

有一天,孩子在学校的大柳树下观察到一只蜻蜓。碰巧科学老师经过了。他看到孩子如此专注于蟑螂,并说你可以去动物博物馆看看,那里的标本更丰富。结果,孩子们实际上在周末去了动物博物馆。在看到标本后,他们激励他学习自然科学。在学校老师了解他之后,请告诉房间的祖父告诉他啄木鸟是如何嵌套的。英语老师通过收集他收集的化石鼓励他。后来,孩子组成了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,他的母亲改变了主意。我怎样才能身心健康?这是尊重孩子的本性。??

培养孩子独立学习的能力也是父母非常关注的话题。怎么做?我认为我们应该首先解决实际问题,让孩子们通过个人经验培养他们独立学习的能力。

??

我们学校的小学生经常扔东西,不丢水壶,或丢失校服。所以我们发布了一项倡议,希望每个人都能想办法丢掉这些东西。结果,一个名叫徐思瑞的孩子提议设计一个“搜索站”并给一个失去的“家”。她首先草绘了草图,然后自己选择了家具,最后邀请朋友们完成所有组装。这样一个小项目锻炼了学生解决问题和解决问题的能力。

??

在学校的数学研究中,有一个孩子住在一栋高层建筑里。有一天他看楼下,发现停车场乱糟糟的停了下来。他决定为社区制定一个计划,使停车更加合理。他上网了解了车辆的大小,停车的角度和位置,然后设计了自己的停车计划。在这样的过程中,学生认真地做了他喜欢做的事情,探索了他感兴趣的问题,并提高了他独立学习的能力。

??

良好的习惯始于对细节的关注。这个观点并不新鲜,但让我们考虑一下,我们的父母是否注意细节本身?我们的父母坚持做什么细节?在我们学校进行的手机调查问卷中,有两项数据引起了我的注意。调查显示,家长不支持学生携带手机上学达到74.66%;然而,另一项数据显示,每天回家后,父母花费52.82%的时间看手机。因此,以身作则是非常重要的。良好的习惯应该从细节开始。

如果我们找不到梦想的天堂,我们将自己创造。

■傅勇

(DE Future Training Camp的创始人)

2015年5月31日下午5点左右,在青海省德令哈市的一个名叫怀头塔拉的地方,两辆公交车一路疾驰。北京农业大学有100多名小老师和学生坐在车里。他们刚刚在Chaidamu海拔3000米的戈壁荒野中完成了100公里的步行。这是他们从小学毕业前的最后一次旅程。学校的两位校长和四位老师陪伴他们度过了整个旅程。??

我坐在汽车的前排座位上。车里的一些孩子开玩笑,有些人正在睡觉,那时我不知道为什么,突然间我无法控制自己,泪水在下雨。

??

按理说,在戈壁荒野的海拔3000米处,有这么多孩子风雨,低温,高原反应,紫外线,没有人摔倒,完成了这次旅程,这是一个孩子的壮举,我应该开心。

??

从我开始联系Nongda大学开始,我在这一天完成了100公里的“毕业旅程”,我花了四年半的时间。

??

当我们的许多父母和许多校长仍然对入学考试感到焦虑时,实际上有一群人已经在他们的脑海中以另一种方式实践最好的教育。

??

我们训练营的教育实践是让孩子们完成“不可能完成的任务”。

??

我们有一个岛屿生存项目。每年都有许多批儿童前往该岛进行为期七天或八天的生存训练。有3天没有任何食物,没有淡水,甚至没有火。没有钓鱼工具,他们必须自己做;没有火柴和打火机,他们必须找到一种起火的方法。

??

起初,孩子们觉得非常好笑。他们没有想到食物问题如此严重。饿了吃饭,饿了两顿饭,不能忍受第三餐。我们打算刺激它们并将西瓜皮放在地上。结果,他们真的想吃西瓜皮。但很快他们就有了新想法:从死木中找出虫子,烘烤它们;从椰子树中摘椰子,做椰子烩饭;用铁铲煎鸡蛋。这些是孩子们的想法。

??

我们还有一个听起来不太可靠的项目:只用一美元来完成城市生存挑战。在这个生存挑战项目中,孩子们不能乞讨,不能卖,只能以同样的方式交换自己的生存机会。

??

结果,孩子们不仅用一美元来解决从中国到美国的所有交通和住宿,还完成了许多任务。例如,在美国西部,儿童调查了为什么创新发生在这里,他们访问了不同的机构采访了不同的人,最后找到了创新基因,创新环境和创新制度保障的原因。??

很多人可能会说你不只是和孩子一起玩?是的,看起来像玩,但我认为所谓的增长就是体验。人类成长分为两部分,一部分是用眼睛看世界,另一部分是经验,我们只能在不同的经历中成为不同的人。

??

教育的主要目的是什么?我想学会生存。当我们的孩子离开父母时,他们不知道,他们不知道该吃什么。这是我们教育的问题吗?在现实生活中,对于一些父母来说,最大的问题是他们管理得太多,他们不愿意放手让孩子留在他们周围的“墙”。只有打破这堵墙,让孩子们通过自己的经验,才能找到自己,并能够创造自己的奇迹。

??

让我谈谈一个反面的例子。有一个孩子,我特别乐观,我的性格非常好。他的母亲是老师,父亲很好。这个孩子在我眼里很有创意,但在父母的眼里,这个孩子不喜欢学习,特别是不听话,他们之间有严重的冲突,到什么程度?有一天,孩子对我说:“我现在讨厌我的父亲,我会回去杀他,杀了他。”

??

如果他的父母听到这句话,会有什么样的想法?我认为这必须归因于父母不正确的教育观念和行为。

??

我们经常听到教育正在觉醒的说法。我特别喜欢这句话,但我发现教育没有醒来睡觉,想想有多少人在我们旁边睡觉,我们都知道考试不好,但很多人还在做考试的帮凶 - 导向教育。有一天我们可以推翻“墙”,有一天我们能真正认识到教育的真谛,开始尊重教育的基本发展规律,那么中国教育问题就会得到解决。我们需要的不仅仅是思考,我们需要采取行动。

??

我特别喜欢伟大的作家肖伯纳德的话:“我们正在寻找梦想中的天堂。当我们找不到它时,我们将自己创造它。”我把这个给了大家。

中国孩子真的缺乏想象力吗?

■苏庆华

(北京“儿童·艺术”工作室创始人)??

我是一名艺术教育家。不久前,有报道引起了我的注意。该报告称:在21个国家的统计数据中,中国的儿童在计算能力方面排名第一,在想象力方面排名第一,在创造力方面排名第五。我很惊讶。

??

在我的学生中,有3岁的孩子和45岁的成年人。当我在大学教授大学生时,我也对儿童的艺术教育进行研究。我认为艺术教育与所有学科的想象力关系最密切。所以,我做了一些观察和实验。

??

几乎每个幼儿园都有艺术展示墙,墙上展示了各种儿童绘画作品:螃蟹,海滩,海洋,房屋,花卉,但很明显,这些作品都是在模板下制作的。 。

??

什么是制造业?制造是要有一个模板,所有人都根据这个模板制作许多相同的产品。例如,在学校的手工教室,我们可以看到学生们制作了许多相同的房子,相同的花朵和相同的鱼。

??

我们需要思考一个问题:在这样一个艺术课上创作的作品是否具有想象力的存在?我认为他们很少有想象力和创造力。他们都在制造和制造相同的产品。制造方法是这样的:老师首先提供一个模板,并告诉每个人制造的步骤,然后它会产生很多。同样的工作。

??

那么,如果他们不为孩子们提供模板,他们会画出什么样的作品呢?我做了一个实验。我给孩子们一个问题:你想象中的树是什么?一个孩子创造了一棵树。他说这棵树将在白天晒太阳。到了晚上,它会发出美妙的光芒。它会照亮夜晚。他说,如果有这样一棵树,我们就不用设置路灯了,晚上的街道都很漂亮,环保。另一个孩子观察到柳树的所有枝叶都向下弯曲,并且他提出了他的观察结果。还有一些孩子在画树时会讲述很多故事,让树木生动。

??

我还做了一个实验,让一些没有接受过艺术训练的父母在他们的生活中画房子,花和树。结果,他们画的画与儿童画的差别不大。为什么会这样?因为他们年轻时就像老师一样画画,模特根深蒂固,难以改变。因此,这种制造式的艺术教育会抹去想象力。??

今天,许多艺术教育工作者都像我一样看待现状。我们必须思考,我们必须改变,我们希望孩子们以不同的方式进行绘画。

??

例如,我们从墨水组开始绘画。图纸上只有一个墨水组。你能想到什么?一个10岁的孩子把它画成一只带云的圣鸟;一个孩子想到了它,把它描绘成一只豪猪;一个孩子把墨水变成了一只高空飞翔的老鹰;另一个孩子把它描绘成雨中的舞蹈。在我们的教学方法发生变化之后,每个孩子都可以产生无拘无束的想法。

??

中国孩子真的缺乏想象力吗?我认为每个孩子都是富有想象力的,但我们需要改变教育方法和概念。打开孩子的想象力不仅需要改变形式,而且最根本的是改变教育的概念。我认为这应该是所有教育工作者都应该考虑的问题。

??

(记者许伟整理)

主编:龚丹云题名来源:视觉中国来源:新华社图片编辑:向建英